Skip to content

微生物基因组学, 微生物, 癌症研究

诺禾致源:在“黄金时代”的风口中保持专注力

“基因序事”栏目第一期

诺禾致源:在“黄金时代”的风口中保持专注力
2021年6月14日

2002年初,东南大学物理系毕业的23岁年轻人李瑞强选择进入基因领域开始了职业生涯。彼时基因测序在中国的发展方兴未艾。由美国、英国、法国、日本和中国六个国家科学家团队刚刚完成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之后,美国《科学》杂志又以封面文章形式和显著篇幅 ,登出中国科学家绘出水稻基因组工作框架图的历史性论文。

近二十年间,测序技术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近千个物种的基因图谱被发表,单位人类基因组DNA测序成本整整降低了十万倍,无论是对自身还是对不同物种,人类的认知,都举步跃迁。

如此背景下,中国的基因测序产业也步入快车道,无数中国基因测序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中国跃然成为美国之外在基因测序领域融资交易成交数量最多的国家,这些公司搭乘着基因测序“黄金时代”的风口,成长壮大,持续创新,拥抱变革,将基因测序从“王谢堂前燕”带入“寻常百姓家”。

在职业的初期,李瑞强从生物信息研究部组长一步步成长至公司的科技副总裁,而离开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站并开始创业时,李瑞强给自己的新公司取名Novogene。novo是拉丁语“新”的意思,基因检测里也有一种de novo技术(基因组从头测序)。这意味着,李瑞强已做好充分准备,深耕基因检测,自由乘风,秉新而上。

幸运的是,公司的发展真的如名字般蓬勃。诺禾致源的诞生,恰逢 de novo 测序技术发展的早期阶段,公司很快将 de novo 测序应用到贝类、甲壳类、昆虫、药用植物、藻类、林木等传统的 de novo 测序疑难领域,由此成功打入我国基因测序科研服务市场。

在李瑞强看来,创新是制胜的不变法则,在公司名中埋入创新基因的他,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新风口”的到来。

“当时,生命科学已经从描述性研究为主进入了定量化研究的分子时代,基因测序技术从仅在少数几个大型测序中心应用到向各研究实验室普及,第一个代表性临床应用NIPT市场化起步,示范了从科研成果到临床转化的路径。我们预见,不管是科研还是临床领域,对于基因测序的需求都将迎来爆发。”彼时,中国的基因测序初创公司多以生育健康领域的基因检测为主业。但诺禾致源的业务定位十分值得玩味,从创立伊始就选择以生命科学基础科研领域的基因检测服务为主。

李瑞强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短期来看,科研确实是我们相对熟悉的领域,我们的初创团队都有科研背景,对客户需求比较了解,相对擅长也就比较好切入,同时也看到各研究实验室越来越多地使用基因测序相关技术,这个市场的需求在不断扩大。”

事实上,这更是李瑞强深思熟虑后的战略选择,科研是所有临床应用的基础,未来更多的临床应用场景都会从科研中延伸出来,有了扎实的科研基础,未来一定有更多可能性。

选定了赛道,诺禾致源就坚定地走了下去。在招股说明书中,诺禾致源直承:“自设立以来,公司主营业务、主要产品和服务、主要经营模式未发生重大变化。”

尽管如此,丰满的理想与骨感的现实还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彼时整个基因测序产业规模还比较小,处于起步阶段,完整的产业生态尚是镜中花水中月。测序全流程的各个环节都需要自己摸索完成。

“我们的人才都是从各个学科背景招聘进来再培养的。” 李瑞强回忆道:“对于专业的普及和人才的培养,我们在创业初期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创业之初,诺禾致源对自身的定位是生物信息分析公司,但是在项目的进行过程中,李瑞强逐渐意识到,要想真正保证项目交付的周期速度、质量稳定性,必须要自建测序平台。而诺禾致源一开始出手,就震惊了业界。

HiSeq X Ten由10台HiSeq X测序仪组成,是定位为“测序工厂”模式的系统,适合运行于大型基因组测序中心,为各类生命科学和生物医学研究提供海量、高效率的测序服务。HiSeq X Ten完成一个人全基因组测序所需试剂成本约为1000美元,首次让“1000美元基因组”成为现实,这大大加速了科学研究向临床应用的转化。

短短两年后,诺禾致源又宣布购入第二套HiSeq X Ten测序平台,成为当时唯一一家拥有两套HiSeq X Ten的公司,也由此建立了当时亚洲通量规模最大的基因测序平台。

两次基因测序行业“大杀器”级别的采购让诺禾致源声名鹊起。而在李瑞强看来,这样大手笔的采购,是公司战略布局的必经之途:“我们是在打造工业级的基础设施。在业务上了规模之后,我们从实验环节流水线作业,到实现全流程自动化、信息化,能够更好地满足未来大样本处理、大数据采集的需求。并能迅速部署扩展产能。”

而这其实并非诺禾致源与因美纳的首次合作。早在2012年诺禾致源建立自有实验平台起,就开始了与全球基因测序和芯片技术的领军企业因美纳的合作,直至现在,因美纳平台仍旧是诺禾致源最主要的测序平台之一。巨大的测序量之下,诺禾致源也成为因美纳全球业务中全球前三位的合作伙伴之一,NovaSeq、HiSeq X Ten、HiSeq 2000/2500/4000、Miseq和NextSeq 500都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基因测序行业中,因美纳这样的测序设备供应商被称为行业“上游”,因为它们是产业的基础,亦是服务开始的前提。

而近观行业大势,无论是华大还是贝瑞,很多基因测序行业参与者开始有意识向上游布局。诺禾致源是否会一直只专注做应用层面的“服务商”?是否也会涉足基础设施制造?在诺禾致源上市路演时,李瑞强被无数次问到这样的问题。

“我们与因美纳的合作并不只是单纯的采购设备,更多是发挥各自所长。”李瑞强坦言:“我们共同用最先进的技术,为中国和全球的科研客户提供探索世界的工具和支持,帮助科学家们在生物科学领域取得丰富的成果,并且共同推动基因科技行业的发展和繁荣。”

在李瑞强看来,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分工,企业也各有定位、发展战略,有锚定一个领域深耕的,也有全面发展的。市场竞争使得每家企业聚焦自己的核心竞争力,选择分工和协作。“我们希望成为测序技术的应用专家,开发测序仪不是我们所长,也不在我们的规划之内。我们一直会本着服务客户的原则,选择更合适、更先进的设备、技术,做客户“可信赖的合作伙伴”。

这并非客套之辞。在中国所有的基因测序从业者中,诺禾致源可能是“出海战略”走的最早最稳的一家公司。自成立之初,诺禾致源即服务于全球的科研院所客户, 2012 年开始他们开始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并于 2016 年起建设海外实验室,向海外客户提供本地化服务。目前诺禾致源已经在新加坡、美国、英国建立了本地化运营的实验室和子公司,于香港、荷兰、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设有子公司,业务覆盖全球六大洲约 70 个国家和地区,实现对北美、欧洲、东南亚等本地科研需求的快速响应。

这也与欧美国家在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习惯有关。由于发展较早,这些科研机构早期多采用自建测序实验室的模式。但在这种模式下,小规模实验室的弊端在于试剂仪器更新换代慢,节假日不运转,项目周期长等。随着生命科学研究的规模和深度大幅拓展,这种小规模中心实验室的测序模式与高效率、高质量、短周期的科研测序需求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

作为第三方公司,诺禾致源本地化实验室与科研机构的自建实验室形成了很好的生态互补。“随着生命科学研究的规模和深度大幅拓展,当科研人员有大批量测序需求或者周期更紧急的测序需求时,我们能够为他们提供高效率、高质量、短周期的服务。”李瑞强表示。

诺禾致源 “堆装备”的努力也日益显现出规模效益,带来了海外市场业务的持续增长。即使在2020年海外市场严重受到疫情冲击的情况下,公司来源于海外的收入仍体现出明显增长。

李瑞强也从不讳言,诺禾致源积极开展海外市场开拓特别是发达国家市场,其实有两个目的,除了进行市场渗透,也是要面向贴近最高端的前沿科学。“我们服务着全球最顶尖的客户群体,也能够验证和保持我们在专业上的顶尖位置。”

诺禾致源已在美国、新加坡和英国建立了 3 个海外实验室。目前诺禾致源海外业务占营收达到35%,增长速度也更快。

李瑞强表示:“市场覆盖还在进一步在全球拓展,特别是接下来一段时间,海外还是我们发展的重点。”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只花了不到10天的时间,便公布了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而相对于2003年SARS爆发,同样的测序工作耗时近4个月。

从1977年Frederick Sanger 发明了双脱氧链终止法一代测序技术开始,测序技术发展至今已有四十多年时间。这一行业根本性地改变了生命科学及医学研究的方法与范畴,由以往局限于对宏观现象的描述到从微观分子层面探究决定各类生物现象的科学机理,探寻生命系统的终极奥秘。

毫无疑问,基因科技正成为生物科技和医疗健康行业的“新基建”,而快速、稳定、高质地生产和处理大规模基因数据,就是在为生物科技的进步提供源源不断的“砌墙砖”。

李瑞强和他的诺禾致源,在为行业添砖加瓦的同时,也靠着这份专注力将自己的行业护城墙打造的愈发厚实高大。

Recent Articles

“药物基因组学救了我一命”
“药物基因组学救了我一命”
在非洲实现病原体基因组学的潜力
在非洲实现病原体基因组学的潜力
Shining a Light on Cancer of Unknown Primary
Shining a Light on Cancer of Unknown Prim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