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癌症研究, 肿瘤

“捕风手”和瑞基因:在起风前抓住癌症的踪迹

"基因序事“栏目第二期

“捕风手”和瑞基因:在起风前抓住癌症的踪迹
2021年8月22日

关于“基因序事”栏目:基因测序技术和行业经过二十年的飞速发展,产业深度和延展度不断拓展,优秀的企业与企业家不断涌现。“基因序事”这一栏目由因美纳发起,将聚焦行业技术创新,透视行业前沿趋势,记录企业发展背后的故事。通过“基因序事”,因美纳将与合作伙伴一同展望基因测序的无限未来。

风起于青萍之末。人们惯于谈癌色变,但事实上,癌症这股疾风,往往酝酿于一个漫长的发展期。

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肿瘤的早期防治被提上重要议程,也被视为实现这一国家战略的重要突破口。

擅于捕风,方能御风。这便催生了一些想在“青萍之末”抓住癌症踪迹的“癌症捕手”,以基因检测为剑,劈开一个癌症早诊早治的御风新时代。

和瑞基因,便是那个站在现在、制敌未来的领衔“捕手”。

一个技术拥趸和他的极致主义

“和瑞的公司氛围有点‘理工直男’范儿。对于别的东西我们可能不太讲究,但是对于技术上的一些事儿比较执着。” 和瑞基因CEO周珺这样形容公司的气质。

作为贝瑞基因的参股子公司,和瑞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从诞生开始就被冠以极强的“突击”使命。2017年8月成立以来,和瑞基因便在其技术、渠道、资本等多方面先天优势之上,专注于肿瘤全病程的基因检测,并快速占据行业高地。

正如周珺所定义的“理工直男范儿”,和瑞的选择似乎格外果断和理性——基于对中国本土癌症发病情况的评估,和瑞选择以“癌中之王”肝癌作为攻关切口,2018年,其主导执行的PreCar项目启动。

这是国内首次、且唯一一个基于NGS技术开展的超大规模肝癌早筛前瞻性队列研究项目,也是目前全球最大、进展最快的肝癌前瞻性队列研究。几个“最”的突破,意味着真实世界的庞大临床应用场景模拟,更意味着更长的研究耗时、更大规模的受试群体、更漫长的随访期限。和瑞基因对此总投资已超两亿元。这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无疑是一笔大数目。

而周珺和他的团队却始终坚信这项投入的必要性。“那时候大家觉得和瑞在做傻事,因为没有人做这个事。现在回头看,我们觉得它已经被中国的整个产业接受认可,越来越多的队伍要开始做大规模的前瞻。我觉得这对于行业来说是非常好的事情,我们也很高兴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理念为大家所接受。”

“大规模前瞻性的队列验证,当然贵且费,但这是早筛产品提升临床应用可信度的必要条件。”周珺肯定道。

通常而言,癌症早筛的产业化路径主要包括“底层技术开发-回顾性研究-前瞻性验证-产业化”四个阶段,其中前瞻性验证研究耗时长、受试群体规模大,而且至少需要 3 年的随访,资金投入在亿元以上,行业门槛较高。虽然如此,但前瞻性研究可以为申报注册证提供数据支持,是早筛产品从技术到商业化落地的必经之路。国际同类公司比如Grail也正在开展这种长周期大规模的随访研究。

“更重要的是,只有这样才能说服自己,也说服社会。”周珺直言。毕竟,只有大规模前瞻性队列才能验证早筛早诊产品的性能数据。毕竟,实验室技术不等于临床方案,回顾性的实验数据难以克服数据分析过程中导入的偏差和过度拟合;再优异的回顾数据并不代表真实世界中的可重复。

虽然和瑞围绕肝癌筛查做了大量的产业布局,并最早有了商业化产品,但周珺强调。和瑞不是一个单纯的肝癌早筛的公司,“肝癌只是是我们的第一个切入口, 是第一个验证技术路线概念的瘤种。我们未来要从肝延伸到其他肿瘤乃至实现多癌种,和瑞基因已经开始肿瘤早筛布局,并发布了早筛路线图,未来在三到五年的时间内,将交付5到8种中国高危高发肿瘤早筛早诊的研究成果,并进行产业化落地。”

周珺也深知,成熟的产业化环境不是一两家公司的产品迭代就能支撑起来。“从癌症早筛产业来说,中国跟美国最大的一个区别不是在于技术,也不是在于产品形态,更大的是在监管、支付体系等软环境上。”

刚刚拉开的序幕

随着2005年超高通量基因组测序技术出现,第二代基因检测技术阶段隆重登场。仅仅两年后,美国完成了世界首位个人基因组测序计划,为肿瘤基因检测提供了充足的数据资源,2008年,首个肿瘤基因组图谱问世,肿瘤基因检测行业迎来了重大的发展机遇期。

NGS技术从出现到目前不过10余年时间,已经在生殖、遗传、传染、肿瘤等多个临床领域产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孵化出了百亿市场。

这一速度已经是前无古人的,过去被人诟病“科学上突飞猛进,商业上踟蹰不前”的情况,也随着无创DNA产前检测技术(NIPT)的成功商业推进烟消云散。无论行业内外几乎都公认,在产前检测领域后,肿瘤基因检测将成为资本和企业角逐的下一个主战场。

目前,肿瘤基因检测主要应用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包括评估患者基因组谱,帮助治疗选择的伴随诊断;识别特定的分子标志物,使癌症在高危人群中早期发现的早期筛查;此外还有基因检测公司与生物制药公司、医院和研究机构合作开发新的试验和治疗方法。

一些新的业务形态也在近年逐渐显露,比如服务于治疗后的癌症患者,作为癌症复发的预防检测方法的分子残留病检验。

不久前,和瑞基因主导执行的PreCarII期正式启动,映射出和瑞在此探索方向上的持续努力。PreCar II期在前期临床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利用基于cfDNA的液体活检技术对肝结节进行鉴别诊断,既可以实现对高度疑似病人的分层筛查,一定程度上还可提高后续病理诊断的肝癌检出率,实现精准诊疗。

虽然业务形态逐渐多元,但产业化的路并不好走。早筛的产业化模式没有先验经验可以借鉴,需要靠团队自己摸索。去年8月,和瑞基因正式发布了其肝癌早筛产品“莱思宁”。这项基于液态活检技术cSMART的肝癌早筛产品,在保持特异性97.91%的情况下,还可实现灵敏度在95.42%以上。相对于此,采用血清标志物和影像学检测等传统、单一的检测方法,对于早期肝癌的检出率仅为47%。

在周珺看来,和瑞可能的渠道可以概括为: C(CLINIC), B(BUSINESS), G(GOVERNMENT)。中国幅员辽阔,癌症早筛需求大且较为分散,仅仅依靠临床显然无法触达所有终端客户。在临床服务之外,探索多渠道、多服务模式创新,提高癌症早筛普适性也将成为和瑞基因早筛产品商业化的重点方向。

癌症早筛市场目前仍处于早期探索阶段,不过由于政策推动、早筛技术逐渐成熟、成本不断降低、大众对早筛认知度逐步提升,市场的高成长性依然可期。如果能精准定位潜在高危人群,还可以具有一定的“复购性”。

据测算,2030 年国内泛癌种早筛潜在市场空间约为 494.06 亿元。单癌种早筛中,结直肠癌和肝癌早筛产品研发和商业化进度相对较快, 2030 年国内肝癌早筛市场空间约为 106.5 亿元,结直肠癌早筛远期潜在市场空间约为 96 亿元。

周珺有信心,也深知肩头使命。“市场的规模不用太去担心,关键还是看我们能不能把这件事情做好。这需要上下游的体系共同去推动,也很可能就是一件很伟大的、一个能够改变产业的事。”

用体系推动进步

从卫生经济学角度出发,肿瘤早筛投入,将在社会医疗费用方面实现杠杆式的放大。

这也已成为社会共识。2019年两会期间,就有8位代表、委员提出与肿瘤早筛相关的提案和建议。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肿瘤医院院长于金明建议要珍视肿瘤患者的治疗机会,加大肿瘤早期筛查力度,将肿瘤筛查纳入医保。而2016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发布以来,癌症预防与筛查、癌症早诊早治相关政策连续出台,此间,创新医防协同机制,为癌症防控关口前移,癌症筛查下沉至社区、体检中心及家庭带来新的启示。

随着早筛领域的加速发展,各家企业产品落地,行业向着规范成熟的方向发展,在专注临床研究和市场教育的同时,未来如何解决多渠道问题、多支付问题,让癌症早筛真正落地,确实解决临床痛点和患者需求成为癌症早筛企业需要思考和布局的问题。

这一背景下,很多公司期待与一些直接面向C端的公司进行更深层次的业务绑定。今年6月,和瑞基因与阿里健康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打造以“互联网平台+肿瘤早筛技术+医疗保障”为核心的肿瘤早筛普惠医疗创新服务模式。

谈及和上游伙伴的合作,周珺坦言:“因美纳在基因检测领域的完善体系、稳定和高效的系统,加速了我们在中国临床,尤其是在肿瘤基因检测领域落地和使用。”

但和瑞对于上游合作伙伴的期待不仅仅如此,更在乎理念和战略上的深度协同:“我们也希望在未来和因美纳的合作,能够加深到一个更高的程度,不只是简单的买设备。通过上下游体系的共同推动,不断提供新的产品为医生提供临床决策。”

“解决跟人的命运密切相关的问题”

2004年2月,马斯克在特斯拉A轮融资中领投650万美元,成为特斯拉最大股东和董事长,从此,马斯克的命运才与新能源车交汇在一起。

今天的基因检测似乎也和15年前的新能源车有些契合:人人都能看到这是趋势,但人人依然都在摸索方向。

周珺的职业路径与马斯克也有几分类似,在自己坚定看好的行业从投资人,变成为了创业者。

“马斯克探索火星,是基于对于生命外延的思考,我们更多的则是反诸内心去探索人类本身生命,无论内外都是相通的,最终都是解决跟人的命运密切相关的事情。”

这位南开大学生物专业毕业的行业人士,以管理者、投资人以及创业者的身份深耕基因检测产业近20年。2018年初,在协助君联资本完成对和瑞基因的投资工作后,周珺加入和瑞基因并就任CEO,全面负责和瑞基因的整体运营工作。

二十年,周珺始终在基因检测这个行业兜兜转转。“从参与度上说,以前我可能是车上的一个重要部件,但车不是我开的;到去做投资的时候,我是一个车评人的角色,看这些车开的怎么样,谁能够跑得更快;现在,我终于作为驾驶者自己下赛道了,这个驾驶体验是与以往完全不同的。”

谈及未来,周珺更期待向全球彰显中国基因力量。在他的未来蓝图里,除了中国的癌症早筛需要与国际接轨,更需要的是符合本土国情实际的“中国方案”。“我有一个愿望,希望用几年的时间探索出把基于NGS的癌症早筛,纳入到符合中国国情的临床应用、监管体系和支付系统中。”

“如果这个模式能把路径回答清楚,这样对我们之后推广其他瘤种以及多瘤种的产品会有非常大的帮助。”周珺表示。

Recent Articles

“Pharmacogenomics Saved My Life”
“Pharmacogenomics Saved My Life”
Realizing the Potential of Pathogen Genomics in Africa
Realizing the Potential of Pathogen Genomics in Africa
Why Cancer Research is Now More Critical Than Ever
Why Cancer Research is Now More Critical Than Ever